Return to site

为什么乙肝歧视会在中国出现?

· 乙肝,乙肝歧视,公共健康

摄影: 姜素婷
采写:姜素婷

编辑:姜素婷

今时今日在香港接受身体检查,我猜从来没有人想过找人「顶包」。但若身处中国,而本身又是乙型肝炎带原者(注)的话,便可能感受到一股找人代替自己去验血的压力。今年5月《北京青年报》报道,「因乙肝歧视而诱生的『代检族』已是公开的秘密」。

报道称,带原者付给中介找人「顶包」验血的款项,由人民币上千至三四万元不等。究其原因:「『代检族』滋生的背后,则是用人单位对肝炎病原携带者的歧视,虽然国家已经三令五申不得要求开展乙肝项目检测,但部分单位仍然变相考察乙肝等指标,然后寻找别的理由拒签肝炎病原携带者(聘为员工)。」

在广州创立的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其总监李镝(下图)也是乙肝带原者,他完全明白当中的情况。

约于2005或2006年,李镝从英国完成硕士学位课程并工作一段时间后回到中国,获某港资制衣集团聘为公关总监。他接受访问时称,那间公司当年并不让乙肝带原者在他们那处工作,而且人人要交体检报告,好让公司知道谁身上有乙肝病毒。为了这份工作,他跟其他带原者一样,找没有感染乙肝病毒的人代替他去验血。

他侥幸过关,可是其他人则遭到「特别待遇」。公司一旦事后得知谁是带原者的话,在饭堂吃饭时,都要他们集中坐在一张饭桌上,桌上放了一个标示,写着「乙肝食枱」四个字,餐具也要跟其他人分开使用。「其他人都会把在这张枱吃饭的人视作怪物。」李镝说,公司的目的,在于羞辱乙肝带原者,藉此要他们辞职,是不折不扣的歧视。

为甚么乙肝歧视会在中国出现?亚太扑灭病毒性肝炎联盟(Coalition to Eradicate Viral Hepatitis in Asia Pacific,简称CEVHAP)2015年出版的《中国病毒性肝炎感染者需求评估》报告,以及2012年人民日报社主办的《民生周刊》封面专题访问反乙肝歧视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创办人陆军时,均指出源于1988年1月上海发生的「甲型肝炎」大爆发。此次爆发乃由生吃海产而起,造成30万人患病,占当时上海人口4%,其中47人死亡。同年4月,疫情才开始退去(可同时参考东方网历史频道的报道)

其实,甲型肝炎与乙型肝炎,传播途径根本不同。甲肝(像上海那次爆发)是由进食受污染海产引起,而乙肝则是经血液传播,例如与乙肝带原者共享针筒或发生性行为,又或携带乙肝病毒的产妇于分娩时传染给新生儿,它不会透过同枱吃饭或拥抱握手而传染。

不过,上海那次甲肝爆发之迅速,影响人口之多,令人对「肝炎」这病留下阴影,CEVHAP的报告便提到,「导致之后普通公众对不同类型肝炎的认识混乱」。

上述《民生周刊》的封面专题进一步指出,1994年起,公务员体检时必须接受乙肝检查,并规定肝功能不全的人不予录用。到了2003年,31个省有28个规定,若在公务员体检被验出带有乙肝病毒,即表示体检「不合格」,「陆军认为,公务员体检标准对于乙肝携带者不同程度的『禁足』,为民间的乙肝歧视起到了『示范』作用」。

情况影响至今,CEVHAP的报告列举一些例子:乙肝歧视导致有些学生被勒令退学,有儿童被幼儿园拒收,有人失去工作,有人被拒录用为公务员,甚至因而发生血案……。纵使2010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及衞生部共同发出通知,指明不能在入学或入职体检中检验乙肝,但是上月23日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发表的2017年《中国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歧视状况调查报告》指出,来自北京、河南、广东及陕西接近800名受访慢性乙肝患者中,两成表示找工作被拒或曾被辞退,接近一成表示子女上学时受到刁难。

这份调查报告也写道:「患者感染乙肝病毒后,最担心被周围人议论、工作受到影响,以及未经许可被他人泄露信息,出现自卑、自责、对外界言辞敏感,拒绝与外界接触等内心及行为变化,同时承受着精神痛苦和疾病压力。」这都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至于李镝,10多年前大学选科时,已受到限制,很多科系像食品、航空、化学及医学等均不能选读,结果他只能选文科,主修市场学。

10年前,李镝离开公关界,跟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创办映诺这个社区组织,最初做的是劳工热线,处理劳资纠纷或欠薪等投诉,两年后进而设立肝炎免费咨询热线,接受乙肝歧视的投诉。

就在创办1年多之时,映诺获得一笔来自某药厂旗下基金会的资金,可以投放更多人力物力,跟进乙肝歧视的投诉,代事主向僱主交涉,向他们重申政府的规定。「僱主不能逃避,因为我们手上有充足的证据。」至今映诺已处理了4000多宗个案。

映诺在工厂派发的肝炎免费热线推广卡(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映诺在工厂派发的肝炎免费热线推广卡(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由于乙肝歧视与乙肝知识贫乏密不可分,故除了处理投诉,映诺的职员也到工厂去消除歧视。他们得到这些国内工厂位于香港的公司允许,到工厂去向工友、驻厂医护人员及人力资源部员工推行乙肝教育。

工人索取映诺设在工厂内「肝炎健康角」的教育单张。(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工人索取映诺设在工厂内「肝炎健康角」的教育单张。(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被问到为甚么工厂允许映诺进去,他答:「他们在香港这边的公司对供应链有控制权,而且他们在大陆有数千间工厂,(背后的原理就是)老鼠怕猫,猫怕大笨象,大笨象怕老鼠――工人怕工厂,工厂怕品牌,品牌怕工人,这就是negotiation,做谈判,做博奕。我们不会公开讲这个那个工厂怎样怎样差劲,我们用的是制衡。」

映诺在工厂里以问卷调查工人对乙肝的认识及态度。(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映诺在工厂里以问卷调查工人对乙肝的认识及态度。(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映诺十分重视驻厂医护人员的教育。李镝叹道,不少驻厂医生的肝炎医学知识水平十分低,虽然如此,他们十分乐意学习。非肝病专科医护人员的知识盲点,并非驻厂医生独有,上月25日国家衞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一场病毒性肝炎例行发布会上,讲者之一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兼教授贾继东便指出:「一些非肝病专业的医生对此(对乙肝经血液传播的途径)也不太清楚,甚至个别肝病专业医生对这个也不是特别有信心,总觉得不传染,但心里还是害怕,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大量的临床流行性病学和实验研究都充分认证了传播途径是不会改变的。」

映诺认为,乙肝知识的教育对象,要包括工厂或企业人力资源部人员、驻厂医护人员及工人。(映诺社区发展机构提供)

在香港,乙肝带原者受《残疾歧视条例》保护,而上月中本栏提到,本港未见有乙肝歧视的个案。认识乙肝歧视,不在于香港有没有此现象,而在于对世界的关心。

注:带原者vs带菌者(carriers)

带原者,又称携带者,即俗称的带菌者,可是,乙肝病毒不是细菌。为免误会,本文用带原者,意即带着病原体的人

本栏旨在集思广益,内容谨供读者参考,惟不能代替医嘱。如有疑问,宜与您的主诊医生商量,以得出切合您的治疗方案。

原文: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family/healthreporthk/48467

刊发于2017年8月14日Lifestyle生活副刊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