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评论 | 商业与人权——欢庆出柜以后呢?

原文登于NGOCN

作者:@鹿柴

为什么苹果这样的顶尖企业,这些最基础的人权问题,仍然屡有发生?

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副总监谢海娣表示,总结起来主要有3点:审核工具单一且系统存在漏洞、供应链透明度不足和消费者推动力不足。

10月30日,库克在美国《彭博商业周刊》发表专栏文章,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库克在文章中说,公开承认同性恋“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声明真诚感人,并让很多人觉得美好。作为一个全球有影响力的公司CEO,库克更希望的是,他的声明能够鼓舞更多的同性恋者,为人权平等做出努力。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出柜并不只是一次个人行为,而是与苹果公司捆绑。在出柜声明中,他将性取向与公司立场匹配,强调苹果对政府同性恋政策抱有批评。

随后,美国最大人权组织 Human Rights Campaign 的评价是:  

“蒂姆·库克今天发表的声明将会拯救无数的生命。库克一直都是榜样……苹果一直都在为同性恋群体争取公平的权益,我们非常感激库克的勇敢之举,这一点也证明苹果公司将会更公平。”

在联合国关于人权的的网页上,与LGBT最密切相关的“性取向与性别认同”条目只是55个人权议题的其中一个。我们必须肯定苹果在尊重LGBT群体的努力和贡献,但在尊重人权的路上,无论从人权框架的角度,还是企业社会责任的角度,苹果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既然库克将人权平等和苹果绑在一起,我们不妨先看看到底人权和商业是什么样的关系。国际上,这两个概念的描述和框架可以比较清晰地反映企业在保护人权中的重要性。从1948年开始,在《世界人权宣言》中,就有要求“每一个社会机构”都能够促进对人权的尊重,而商业机构,自然是这里所提及的“社会机构”的范围之中。

而另一个角度,企业社会责任(英文: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是指企业在其商业运作里对其利害关系人应付的责任。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是基于商业运作必须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想法,企业除了考虑自身的财政和经营状况外,也要加入其对社会和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的考量。

企业在社会责任的履行中,需要考虑到众多利益相关方。利益相关方是指所有可以影响、或会被企业的决策和行动所影响的个体或群体,包括:员工、顾客、供应商、社区团体、母公司或附属公司、合作伙伴、投资者和股东。

在类似苹果这种最顶尖的企业中,人权问题中最严重的童工、强迫劳动等等的问题,很少会出现在他们内部。但他们自身的影响非常巨大,拥有非常多的利益相关方,问题往往不可避免地产生于其企业价值链的其他环节,特别是劳动密集型的供应商中,正如苹果众多的代工厂,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富士康。供应商作为苹果价值链的一环,里面产生的问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对整条价值链的人权状况,应该是企业,特别是这些价值链条长、影响范围广的大型企业如苹果,所应该关注,而且是特别关注的。

回顾苹果最近8年的供应链事件,其中不乏雇佣童工,强迫劳动,工人自杀等等非常严重的人权问题,而苹果的反应差强人意,诚意缺缺,仍需努力。

2014年

  【罢工】

  2014年9月,由于中秋节没有发放以往都有的月饼和600元的过节费,东莞东城万士达液晶显示器有限公司万余工人集体罢工,导致交通堵塞。警察到场维持秩序,工人被劝回工厂。

  苹果未见出面回应。

  【iPhone装配中使用致癌化学物】

  2014年3月,“中国劳工观察”和“绿色美国”在网上发起请愿活动向苹果施压,要求该放弃在iPhone生产中使用可能导致白血病的苯和正己烷这两种有毒化学物。

  库克多次重申已经减少了供应商对危险物质的依赖,现已禁止在手机装配中使用这两种化学物。

2013年

  【童工死亡】

  2013年,苹果iPhone5c主要代工工厂和硕上海工厂4名员工死亡,其中包括1名15岁的童工(死于肺炎)。

  苹果派遣的专家表示该童工死亡并非工作条件导致的。

  工厂解释,公司不允许雇佣16岁以下的员工,该童工应聘时出示了他人的身份证。

  【强迫劳动,设施安全问题,工伤不获赔偿,工人自杀】

  2013年,香港人权组织SACOM发布报告,指苹果iPhone屏幕供应商伯恩光学(Biel Crystal)是血汗工厂,在其广东工厂里该公司强迫员工每天工作11小时、每月仅1天休息时间;生产设施安全不达标,工人经常在工作场所受伤但得不到赔偿;过去三年时间里至少有5名工人自杀。

  苹果回应,称每年都深入供应链,不断加大对生产工厂的审查、提高供应商门槛。

  【工作时间太长】

  2013年,公平劳动协会(FLA)审核报告称富士康的周平均工作时数相比通常的60小时(或者更长)有了大幅下降,但仍未降至中国法律所允许的上限(40小时)之下。

  苹果公司发言人史蒂夫·道林(Steve Dowling)拒绝谈论审核报告的具体细节,他称审核是独立于苹果进行的。

2012年

  【工资太低】

  《纽约时报》报道,2011年苹果公司每名雇员创造了超过40万美元的利润;而在产业链底端的富士康中国工厂,“很多人每天收入还不到17美元。”

2011年

  【生产使用致癌化学物致工人中毒】

  苏州联建科技有限公司(苹果触摸屏重要供应商台湾胜华科技有限公司在苏州的子公司)在生产触摸屏时用有毒溶剂正己烷替代酒精,致多名员工中毒。

  从2009年8月份开始,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陆续收治了49名联建科技有限公司的患病员工。

  【工人中毒,污染】

  联建科技、富港电子等多家苹果代工厂因严重污染被地区环保局罚款。对于员工中毒及污染。

  苹果一直拒绝回应。

  直到2011年2月17日,苹果发布2011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首次公开承认此前发生正己烷中毒事件的联建科技是其供货商,并称137名受害员工成功得到治疗,大部分也已经回原厂复工。

2010年

  【富士康连环跳,工人自杀】

  富士康发生员工“连环跳”事件,目前已知的有14起。

  苹果在声明上表示对事件感到难过,并已立即与富士康高层会谈,同时展开独立调查,亦提供补贴予富士康员工。

  苹果于其后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书中也提出了多项保障员工的措施。

  【学生工,童工】

  河南省开出九天的通知,让10万中职学生到深圳组装线当“实习生”, “实习生”已成为富士康劳力的主要组成部分,占总体的15%,高峰时期全公司范围内有18万实习生,更有教师进驻工厂专门负责考勤,有些实习生年仅14岁。

2009年

  【工人薪酬低于最低工资,加班不发加班费】

  苹果在2月公布的“供应商职责”报告中称,在公司去年调查的83家代工工厂中,其中45家工厂未给付工人合理的加班费用,而23家工厂的员工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水平。

  苹果公司发言人Steve Dowling称,公司已经采取了措施,改进临时工与合同工的工作环境。

2006年

  【强迫劳动,加班时间太长】

  苹果公司在一份关于员工劳动境遇的报告中透露,该公司在中国装配工厂的员工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了60小时,公司在中国工厂的工人超时工作的情况占1/3,而且有1/4的时候一周连续工作六天。

  苹果公司认为,员工工作确实“超时”,并表示将强制要求中国工厂让员工每周只工作“正常的”60小时。

  在选择自身的供应商时进行相关的人权检查,对已合作的供应商进行定期的审核,对出现问题的供应商提出相关的整改要求以及提供帮助等等,都是企业在自身价值链中所需要做的事情。

  而在最新一期的苹果供应商责任报告2014中,苹果在2013年进行了451次审核(验厂),但仍有106家工厂未向夜班工人支付法定假期的相应报酬,有71家工厂由于“误算”未足额支付加班费,有105家工厂未提供充分的社保,有90家工厂存在未向工人提供适当个人防护用品,有98家提供的不符合标准……而这些,都是苹果自己披露出来的。 

为什么苹果这样的顶尖企业,这些最基础的人权问题,仍然屡有发生?

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副总监谢海娣表示,总结起来主要有3点:

1. 审核工具单一,系统存在漏洞

  首先,供应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问题并不能通过一年一次或一年几次的审核发现。

  其次,品牌邀请第三方的审核也难免可能还存在无法评估审核报告真实性情况。

  部分品牌选择驻厂审核。在驻厂的过程中,被工厂同化,也让工厂对审核有所准备,令审核无法达到预期效果,发现问题。

2. 供应链透明度不足

  首先,供应链分工仔细,一些工厂在接到订单之后,因为工期或成本会将订单分包给其他工厂,而该工厂并不在审核范围内。

  其次,CSR报告中可能存在选择性披露的情况,即品牌虽然对自己供应链的问题知情,但会选择可以披露的情况向公众披露。供应链内部情况,如果没有发生例如罢工等突发事件,公众根本无从得知,也因此无法行使监管的权利。

  因此,一些隐性的“小问题”在审核中很难被发现;即使被发现,也可能会面临“内部消化”,而不会在CSR报告中披露。

  这点原因,也得到了一位曾与苹果有合作关系的伙伴认可。

3. 消费者推动力不足

  来自消费者的压力并没有成为品牌改善的有效压力。即使出了这么多血汗事件和丑闻,苹果的销量依然遥遥领先,股价一路长红。消费者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权利,“用脚投票”,让品牌受到“惩罚”而警醒。因此,品牌没有动力和激励去改变现状,在决策中,仍选择把精力和金钱,放在产品和营销,而非自身理应负起负责的供应链的改善上。国内蒙牛伊利的食品安全问题也是一样的道理,虽然多起爆发的食品安全问题让消费者心寒齿冷,但仍没有形成一股有效力量,让相关品牌做出实质改变。

  当然,以上情况不仅仅可能存在于Apple,因为这是整个供应链的行业问题。

  供应链仍然存在结构性问题,像富士康这样的大型电子代工厂,产品要求高,对工人要求自然也高;加上大规模的流水线作业,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容有失,严格的甚至不近人情的管理方式应运而生。

  这样的管理模式下,问题自然产生。因为人不是机器,除了程式化的工作,还会有其他需求,例如情感,家庭等。在巨大的订单压力下,国内外的政策转变,全球化趋势等内外夹击,供应链问题频发。但这不是品牌不作为,或者懈怠的借口。CSR专家何智权表示,供应商犯的错,是品牌的责任,因为这是品牌对其供应商的选择。

我们可以做什么?

  在最后,我们再次肯定苹果在尊重LGBT群体的努力和贡献,并希望苹果能继续努力。但同时,作为消费者,我们拥有让品牌持续改善的力量。每一个消费决定,都可以让全球供应链工厂中为生计苦苦挣扎的工人的状况,得到改善。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