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留守儿童悲剧:不仅仅因为贫困

作者:公益时报记者 王勇

广州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发起的“七天支教”活动不同于传统的短期支教,他们将课程着眼于安全教育、卫生教育和生理健康等,这些短期课程,正是留守儿童教育中缺失的部分。

编者按

毕节,一直以一种近乎悲惨的方式将公众的目光汇聚在这里。2012年,5名孩童闷死垃圾箱后,毕节市市委市政府表态,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但当地村民表示,村里至今没有留守儿童档案,也没有相关财政专项基金来关爱留守儿童。时隔3年,另外4名留守儿童的离开,让人们又想起来这些年毕节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留守儿童问题是近年来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留守儿童近7000万人,包括城乡流动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随着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在广大农村也随之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农村留守儿童。

而一再报道发生在留守儿童、流动儿童身上的悲剧,绝不仅仅是为了唤醒人们的悲悯,而是为了尽快找到一种行之有效的解决方式,家、政府、社会组织、公众,都不再缺位。

关注,是为了警醒,为了改变。
■ 本报记者 王勇

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张启刚等4名儿童在家中服农药致死。消息传来,在被刺痛内心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又是毕节?为什么又是留守儿童?

2012年11月,也是在毕节,5个男孩在冷雨夜躲进垃圾箱生火取暖,结果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他们同样是留守儿童。

“悲剧不能一再发生。”得知事件发生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十分关切并做出重要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对各地加强督促,把工作做实、做细,强调临时救助制度不能流于形式。

避免悲剧重演,需要找到悲剧发生的原因。贫困、教育、心理,究竟是什么出了问题,我们是否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贫困有低保救助

民政部新闻发言人陈日发12日表示,获悉舆情后,民政部高度重视,立即责成贵州省民政厅组成工作组赴当地了解情况。工作组通过实地调查、走访群众、查阅低保救助档案等方式,初步掌握了4名留守儿童及家庭基本情况,贵州省民政厅已向社会公布。

从公布的情况可以看到,张启刚等4名儿童的父母从2012年第二季度起被纳入农村低保;2014年低保享受对象变更为张方其、张启刚。2012年,该户领取低保金1275元,2013年领取1760元,2014年领取2124元,2015年1—4月领取768元。2013年春节领取一次性生活补助金400元,冬春救助粮30斤;2014年领取春节一次性生活补助300元,冬春救助粮30斤。经统计,2012年4月至今,该户共领取低保金等民政救助资金6627元。

该户银行存折余额为3586.02元,其中低保金为786.02元。

该户拥有砖混结构三层楼房,约200平方米,于2011年修建。据当地村民介绍,该房屋建筑成本在10万元以上,修建时获得政府农村危房改造资金1万元。

据村干部及当地村民反映,该户生活水平在当地属中等水平。很显然,贫困、社会无着至少不是这起自杀事件的主因。

实际上,低保等社会救助措施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对贫困留守儿童的生活提供了基本保障。

据民政部发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有农村低保对象2943.6万户、5207.2万人。2014年全国农村低保平均标准2777元/人/年,比上年提高343元,增长14.1%;全国农村低保月人均补助水平129元,比上年增长11.4%。

尽管水平不高,但对贫困问题,我们已经开始进行系统性的社会保障机制建设。
 

学习有义务教育

生活之外,对留守儿童而言,学习是另一个成长过程中的主要活动,也是社会上大多数爱心的出口——助学与扶贫几乎是人们心中全部的公益慈善。事后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中也可以从反面印证这一点。

七星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杨黔、教育局局长叶荣和田坎乡茨竹村包村领导薛廷猛被停职检查;七星关区田坎乡党委书记聂宗献、乡长陈明福被免职。毕节市和七星关区已经成立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结束后,将视情节对七星关区田坎乡分管教育的党委委员、政法委书记胡海峰,七星关区田坎乡教管中心主任潘峰,田坎小学校长曾兴玉,田坎乡茨竹村党支部书记高华成,七星关区驻田坎乡茨竹村同步小康驻村工作组组长钱波,4名死亡儿童的结对帮扶教师杨小琴做相应的纪律处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从区教育局到教师各级教育部门均有人被处理。但很明显,就目前的证据来看,此次自杀事件并不同于之前多次发生的由于学校与学生、老师与学生冲突导致的学生伤亡事件。

广州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发起的“七天支教”活动不同于传统的短期支教,他们将课程着眼于安全教育、卫生教育和生理健康等,这些短期课程,正是留守儿童教育中缺失的部分。

据央视记者的调查,张启刚的班主任回忆,4个孩子从5月8号开始就都没上学了。这一个多月里她和邻居还有村干部去家访很多次,始终敲不开门见不到人,但通过邻居能确认他们在家。中间有一次曾敲开过门,最小的一个妹妹打开最里面的门告诉他们,说哥哥不让去上学。有一次村干部敲门后,张启刚向他承诺说会让妹妹去上学的,但也没有兑现。

尽管对教育质量有争论,但教育是一种义务,基本的义务教育体系也早已建成,这是不争的事实。

心理问题缺乏重视

贫困、教育不是主要的直接原因,那么究竟这四个孩子为什么会自杀呢?要使悲剧不再重演就必须找到悲剧产生的原因。随着警方对张启刚遗书的披露,心理问题进入人们的视野。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我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

是什么让一个孩子发誓活不过15岁?

贵州省民政厅披露的家庭情况给出了一定的答案。

“张方其、任希芬夫妇在海南生活期间有打骂孩子情况,长子张启刚曾被父亲责打手臂脱臼,耳朵被扯伤留有疤痕。2011年回乡后,夫妻感情恶化,时常吵架和打闹,男方曾将女方打伤住院。女方于2013年2月离家出走,随后男方时常外出打工,家庭日常事务主要由长子张启刚承担,包括照顾三个妹妹、饲养生猪等。在父母先后离家后,4个子女性情发生变化,不愿与外界接触,经常闭门不出,甚至亲属也叫不开门。”

而自杀事件发生后,村民拨打了100多次张方其留下的联系方式也没有联系到他的事实更让人无语。
父母的不合,长期的留守生活,对孩子的心理不可避免地产生巨大的影响。而这并不是孤例。

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4年针对河南、安徽、湖南、江西、重庆、贵州6个劳务输出大省(市)中12个县(市、区)的调研显示,留守儿童负面情绪重,女童尤其自卑。46.0%的留守儿童会感到烦躁,39.8%会感到孤独,37.7%会闷闷不乐,19.7%会无缘无故发脾气。

在此前,无论是政府还是人们的公益慈善行为,着重关注的都是留守儿童的就学和生活。政府对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和义务教育的投入,加上民间扶贫助学的努力,已经为解决这两类问题建立了系统的体制机制,需要努力的是不断查漏补缺、提高水平。

而留守儿童的心理等精神问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也缺少体系建设。

毕节4名孩子离开后,有人探访孩子的家,简陋的生活环境令每个看到这样景象的人心里都很难受。

社工介入心灵救护

谁来抚慰留守儿童的心灵呢?陈日发表示,为贯彻落实李克强总理、王勇国务委员的批示要求,民政部决定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社会救助专项督查,重点督查临时救助制度落实情况。会同财政部进一步抓好“救急难”综合试点,帮助群众及时解决生活困难,在提供物质救助的同时,通过社工介入等方式为救助对象提供心理关爱。

陈日发提到的社工,是一门助人的专业,相对于医学关注在人类生理运作,心理学关注在个人心理现象,社会工作的焦点在于人类与环境的互动,目的在协助个人、家庭、团体、社区能适应所在的社会环境脉络,增强或恢复其社会功能的能量,及创造有利于达成目标的社会条件的一种专业活动,以预防或舒缓社会问题。

社会工作在基层开展,社会工作者的工作区域会落实并针对具体的社区和人,长期开展工作。这就与一般的公益慈善组织捐钱、捐物资的一次性或短期性帮助区别开来。

对于儿童工作,社工既可以驻校,也可以在社区开展工作。通过小组、个案等专业服务解决儿童的各种成长问题。

社工的介入,对构建留守儿童与父母亲人的和谐关系将发挥巨大的作用。

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开通的“留守儿童热线”,就是一个同时关注工厂父母与学校留守儿童并将双方联系起来的综合性项目。项目人员分驻工厂与打工父母孩子集中的老家学校,以孩子与父母能够无障碍沟通为目标。

如果张启刚等四个孩子与父亲之间不是长期处于事实失联状态,如果当地有社工提前介入,悲剧或许不会发生。

目标:到2020年广泛参与

2014年5月1日实施的《社会救助暂行办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发挥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和社会工作者作用,为社会救助对象提供社会融入、能力提升、心理疏导等专业服务。

问题是,由于社会工作在我国开展仅有三十多年,对很多地方来说还是新生事物。目前,只有北京、上海、广东等发达地区发展较快,但同样面临政策、资金、人才、进入社区、项目等多方面问题。

贵州这样的地区社会工作发展明显滞后,“目前全省社会工作从业人员约有1万多人,主要包括省民政厅近年培训的全省上万名社工人员及通过全国社工职业水平资格考试(持证)的627人。”贵州省社工中心主任助理罗蓉在贵州国际社工日宣传活动期间介绍,持证社工中有约一半在贵阳。据测算,在贵州经济社会发展至少需4万多名专业社工,目前仍存在三万多人的缺口。

作为主管部门,民政部设有社会工作司,着力促进社会工作在全国的发展。而查阅毕节市民政局的机构设置,目前还没有专门的社工科室。

据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的统计,目前中国已经有18个省(市)级社会工作行业组织,而贵州省级目前尚没有此类组织。

6月10日,民政部网站公布了民政部、财政部5月4日联合制定的《关于加快推进社会救助领域社会工作发展的意见》,意见提出争取到2020年,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和社会工作者广泛参与社会救助,社会救助工作人员普遍运用社会工作专业理念、知识与方法的局面初步形成,社会救助领域社会工作的可及范围和受益人群显著扩大,专业作用和服务效果不断增强。同时要求从投入力度、教育培训、研究宣传、工作试点四个方面切实加强社会救助领域社会工作的支持保障。
社工介入的速度将有可能得到提升。

当然,社会工作不是儿童心理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陈日发表示,民政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推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建设,在依托有关部门推进留守儿童关爱服务工作的同时,也充分发挥社区建设、社会组织、社会工作等方面的作用,形成工作合力,推动建立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

文章来源:公益时报

原文链接:http://www.gongyishibao.com/html/yaowen/8130.html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